主页 > 产品中心 > > 正文
黑龙江省多家农机合作社按政府目录采购的拖拉
添加日期:[2019-02-26 09:36]

  人民网佳木斯5月11日电(陈静)黑龙江省是我国的粮食主产区,为适应大农业机械化作业,近年来国家对现代农机合作社的发展投入了巨额资金。为保障农机质量,合作社的采购必须在省农委下发的《采购农机装备中标产品目录》(以下简称《目录》)中选择。按理说凡是进入《目录》的,都应该是经过层层把关的放心惠农产品。但近日,却有近百位合作社负责人、参股农户向记者反映,他们2012年买到的单价52万元的东金明斯克210马力6缸拖拉机(以下简称“明斯克”)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占用了大笔资金,耽误了宝贵农时。

  玉利合作社的明斯克的离合器部分出现压盘碎裂,前后两部分都用千斤顶支着。陈静 摄

  根据农民们反映,从4月20日起,记者驱车3000多公里连续实地走访了位于富锦市头林镇、大榆树镇、锦山镇,双鸭山集贤县永安乡,七台河勃利县吉兴乡等地的6家成立于2012年、投资规模1000万元的现代农机合作社,当年9月他们在《目录》中都选择了2台单价52万的明斯克。这些价格不菲的拖拉机被农民们称为“摆设”,干起活儿来频繁出问题。

  勃利县玉利合作社的老胡守着离合器压盘又碎了的明斯克,一筹莫展。 陈静 摄

  记者走进七台河勃利县玉利现代农机合作社的时候,负责人老胡正在库房里动手修理明斯克,他说,这个车一点儿活儿都干不了,他正修的这台,头一天才换了离合器压盘,今天才干了一会儿,压盘就又碎了。该台拖拉机的驾驶员则向记者回忆了去年5月3日的惊魂一幕:当时他正行驶在七台河外环线平整的柏油马路上,突然拖拉机一阵异响后,驾驶舱前部的离合器壳体发生断裂,整个拖拉机从中断为两截,驾驶舱撅起老高,好容易逃出车后,他听见路上围观者中传来阵阵笑声,都说这拖拉机啥质量啊,还能开成两半。据介绍,玉利的这台明斯克两年来离合器部分断了6次,没有一个地方不漏油。眼下他们已经和别人签订了300垧烤烟地的整地播种合同,急待大马力拖拉机大显身手的时候却陷入了窘境,个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在记者的采访中,根据6家合作社的农民反映,全部12台明斯克中的10台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余下2台则因农民害怕投入使用产生昂贵的修理费用而始终处于闲置状态。在勃利县双福农机社,明斯克出现过发动机爆缸;在富锦市长发农机社,出现过传动轴断裂,整个春季农时仅有10几天,光是修理明斯克就耗去了9天。其他如马力不足、操作繁琐、漏油、挂档不走、售后零件昂贵等等问题层出不穷,很多侍弄土地多年的老把式,都对明斯克出现的毛病之多感到惊讶。在富锦市兴禾农机社,拖拉机手将一台明斯克开出库房,一段不足20米的路程,这台大马力拖拉机就在记者眼前熄火了。据了解,这个农机社的2台明斯克只在2014年4月15日下地干过1天活儿,随后就故障了,2年间累计作业时间仅有1天,负责人老张称它们是“2个废铁疙瘩”。用富锦市鑫盛合作社农民的话说,这种拖拉机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人顺心看得上的。

  在实地走访的同时,记者还与绥化、黑河等地市数十家2012年成立的千万元投资规模合作社负责人进行了电话沟通,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农民们对明斯克质量问题的不满。既然农民们对这种拖拉机如此不满意,建社之初为何会每家购入2台呢,是农民们采购不慎还是另有隐情?

  根据记者的实地走访,多地的6家合作社主要负责人对采购明斯克的原因众口一词——硬性摊派。位于富锦市的长发合作社拥有全国闻名遐迩的万亩大地块,负责人老许回忆2012年秋天填写农机采购单的情景时表示,他因为惧怕地方农业主管部门“收拾”他,不敢公开反映明斯克的摊派问题,但参股的100多农户在背后看着他,不等人的农时折磨着他,他想尽一切办法也想把这2台拖拉机退回去。

  按照老许的说法,2012年9月9日他按照合作社的相关法规自主填写了《农机装备选型表》,选择了市场口碑好的凯斯210马力拖拉机4台、东方红110马力拖拉机1台、东方红130马力拖拉机1台、迪尔165马力拖拉机1台。但表单报送佳木斯市农机局之后,农委的一位副主任却告诉他:你想要合作社就得要2台明斯克,要不合作社就没有你的。老许表示,没有我的也行,把我们100多参股农民集资的400万元还给我吧,没有合作社了,国家扶持的600万元资金就还给国家吧。此时该副主任却拒绝了,他说:那不行,啥时候你想要这两台车了,啥时候给你算。随后,老许最终报送省里的表单中,东方红130和迪尔165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2台明斯克。对于自己精心选择、亲手填写的表单为何变成了最终的模样,老许迷惑了,他不知道是谁在哪个环节上篡改了表格,剥夺了《黑龙江省2012年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建设方案》赋予合作社的自主选型权。

  集贤县天兴合作社的明斯克,出现齿轮损伤。据合作社股东老刘介绍,这种损伤是就连最简陋的手扶拖拉机都很少见的。陈静 摄

  富锦市鑫盛合作社、兴禾合作社,勃利县玉利合作社、集贤县天兴合作社等5家合作社,因为没有像老许那样著名的大地块,也就没有机会接待更高级别的参观团队,没有与更高级别的农业主管部门领导直接对话的机会。他们普遍反映,合作社在《目录》中自主选型这一权利,到了明斯克身上就失灵了,没有明斯克就没有合作社执照。天兴合作社的股东老刘告诉记者,因为“被自主”买回了这样的拖拉机,现在永安乡的老百姓都在质疑他们几个大股东,当初为何会选择这种拖拉机,怀疑他们人收了谁的好处,从而损害了大伙儿的利益。

  带着农民们的疑问,记者咨询了富锦市、集贤县、勃利县的农机主管部门,对于明斯克是如何开进农机社这一问题,三地农机局给出了3种不同的答复。富锦市农机局的答复为,目前购买明斯克的都是合作社,至于质量如何以及选购原因,可向合作社具体咨询。集贤县农机局的答复为,明斯克是省里的优势农机工业,所以每家都得“支持、支持”。而勃利县农机局的答复则为,明斯克当年属于强行匹配。

  到底哪个农机主管部门的答复更接近事实真相,劣质农机如何变成了合作社的“自主选择”?人民网将持续关注。

  (原标题:黑龙江省多家农机合作社按政府目录采购的拖拉机质劣价高疑遭“强行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