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至2011年CSSCI来源期刊目录近日公布上海学者
添加日期:[2019-02-26 05:54]

  CSSCI———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是由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开发研制的引文数据库,用来检索中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论文收录和被引用情况。目前收录包括法学、管理学、经济学、历史学、政治学等在内的25大类的500多种学术期刊,现已开发CSSCI(1998-2009年)12年度数据,来源文献近100余万篇,引文文献600余万篇。

  “废止以CSSCI为高校学术评价的标准———一个原本用来评估学术刊物水平的技术指标竟然被错误地用来评价社会科学研究成果乃至评价高校科研水平的权威标准。”这是上海师范大学哲学系学者方广锠近日就CSSCI加剧学术腐败的现状而专门写给教育部部长袁贵仁的呼吁书。

  被奉为“中国学术GDP指数”的CSSCI来源期刊目录每两年调整一次,每到调整时总是牵动着国内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主编的心,学术期刊挤破头皮往目录里钻;而以发表在CSSCI核心期刊上论文数量为考核指标的研究生和学者,也时刻关注着应该在CSSCI目录里的哪几个刊物上发表论文以完成学业或者完成职称晋升。

  上月底,2010年至2011年CSSCI来源期刊目录公布,不出意外地几家欢喜几家愁,几家传统的知名学术刊物被挤出目录,靠收版面费为生的期刊反而明目张胆“进入”目录,引起了学术圈的争议,一些观点认为,其中最明目张胆的舞弊行为是利用各种圈子“制造”引用率。相对个人学术不端,CSSCI这种以国家机构为背景,把持着学术权威指向的机构一旦将不端行为纳入,势必形成“劣币驱逐良币”的恶性循环现象,带来的后果是把整个国家的学术引向不正常的轨道。

  2010年至2011年CSSCI来源期刊目录公布之后,质疑、批判CSSCI加剧学术腐败这些天来就一直成为社科学术界的焦点之一。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方广锠是国内研究佛学和敦煌学的知名学者,这份写于2010年1月18日致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废止以CSSCI为高校学术评价的标准”的呼吁书中,方广锠毫不客气地说:“近年来,由于教育部的推行与引导,CSSCI成为各高校对教师与学生进行学术评价的权威标准,成为中国学术界,特别是中国高校学风浮躁、学术不端的重要诱因。其结果,既对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造成无以复加的重大损害,也成为一些学术期刊走向腐败的重要原因。”“敬请袁贵仁部长严令废止这一做法,严令教育部有关部门、全国各高校不得再以在CSSCI上发表论文作为对学生、教师的考核指标。”方广锠的这一呼吁书其实表达了国内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界对CSSCI的普遍态度。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黄安年在他的《CSSCI评价参考体系岂能成为敛财工具?》一文中则认为,“这种评价体系是以行政手段强行干预和支持的评价体系,并且在经济上和教育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根本就是裁判员、运动员和操盘手、出资人混为一体。” 黄安年说,“如果将这套评价体系和学校量化指标体系、论文评审体系、包括资深教授在内的各类职称评估体系联系在一起,其经济链不是太明显了吗?”

  在记者接触的学者中,没有一位不对“CSSCI”深恶痛绝,这一效颦美国民间SCI的学术成就量化指标已经成为中国人文社科学界挥之不去的梦魇。硕士、博士为毕业要将原本就不多的零用钱买CSSCI版面,讲师、副教授们为了登上教授职位,以几年工夫孜孜不倦地追求CSSCI论文发表数,甚至有年轻学者为支付高额版面费而家徒四壁。已然成为中国学术界全民公敌的CSSCI,也被中国学术界戏称为“Chinese Stupid Stupid Chinese Ideas”。CSSCI是政府工程,它发文要求所有的教育部的考核都以这个为准。在高校里面,只要不在CSSCI发文章,就不被认可。尽管大家都知道它可能只是一具僵尸了,也不会轻易把它火化。

  CSSCI被深恶痛绝是这十年来愈演愈烈的学术评价数量化的一个症状之一,许多学者这几年也一直在呼吁必须改革当前的学术评价机制。现在国家都不再唯GDP是从了,高校对学者的评价,依然是数字至上,只问数量不问质量。这一指标带来的是“高校系统非学术因素对于学术的干预,特别是权力、金钱这两大因素的影响,不是越来越弱,而是越来越强。”学术批评网创办人杨玉圣说。

  事实上,就算CSSCI自己都倡议“力戒简单依据CSSCI数据对教师进行科研成果评价或周期性的工作量考核”,可是在没有一个学术共同体认可的学术规范或者学术标准之前,高校只能以这个来考核学者。这就像喊了多少年“不以奥数成绩作为中小学入学标准”一样,越喊越坚挺。大学学者居然和小学生玩的是同样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