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学庚:一生致力农机研究 - 社会新闻 - 石河子
添加日期:[2019-12-17 03:45]

  陈学庚,出生于1947年4月,农业机械设计制造专家,江苏省泰兴市人,中共党员。1968年毕业于新疆兵团奎屯农校。曾任新疆农垦科学院农机研究所所长,现任石河子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农业机械学会名誉理事长。陈学庚扎根边疆基层一线连续从事农业机械研究推广工作52年,突破了地膜植棉机械化技术关键,攻克了滴灌技术大规模应用农机装备难题,研发了多项棉花生产机械化关键技术与装备,为促成新疆棉花生产两次飞跃提供了有力的农机装备支撑,为新疆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技术研究和大面积推广应用作出了重大贡献。获省、部科技进步奖24项,其中1995年作为第二完成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2008年、2016年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1992年作为第三完成人获“国家星火二等奖”1项,作为第一完成人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5项。获国家专利80余项,专利实施后形成的新产品中有9项获“国家重点新产品”。在农业机械学报等国内学术刊物发表论文40余篇。研究方向:旱田农业机械关键技术与装备。重点攻关目标:农田残膜污染治理、旱田精密播种、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节水灌溉等关键技术与装备。

  他扎根边疆六十载,一辈子致力于农业机械研究,推动了新疆棉花生产两次大提升;他自称“知识不多”,习总书记却对他说“英雄不问出处”。他,就是陈学庚。在改革开放四十年间,他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上世纪80年代初推进地膜植棉机械化。二是上世纪90年代末、21世纪初推进膜下滴灌精密播种。三是推进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一大批江苏人来到新疆,支援新疆建设,陈学庚的父母就在其中。“那时候,我在泰兴县的长生小学上六年级,后来就跟着父母来到新疆,扎根新疆。”陈学庚说。陈学庚家中姐妹多,家庭经济条件不太好,初中毕业后,他选择了上中专。“每个月有20多块钱的补贴,吃饭还不要钱。”他说。陈学庚高分考入了兵团奎屯农校,选择了分数线最高的农业机械专业。“一方面是觉得农业机械专业有意思,另一方面,小时候看到农民干活太苦了,就想为他们做些事。”从此,陈学庚与农业机械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陈学庚说:“科技创新是强大的动力源,促进了区域农业机械化的发展。改革开放40年,我见证了科技创新对农业机械化发展产生的巨大作用。”上世纪80年代初,针对地膜植棉人工作业效率低、无法大面积推广的难题,兵团掀起了地膜铺膜机研究的热潮。当时,陈学庚担任农七师130团地膜铺膜机研制小组负责人。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完成了2BMS系列机具的研究,班次作业效率相当于300个人工,并通过了农牧渔业部组织的科研成果鉴定。1984至1994年间,陈学庚带领的团队持续加大力度改进铺膜播种新机具,他们根据不同区域的土壤气候条件和农艺要求,不断地研制推广多种新机具,并形成了系列新产品,完成了从成果到产品再到商品的转换全过程,整体技术水平达到国际先进。同时,在新疆地膜植棉中大面积推广,引领了新疆铺膜播种机械化技术的发展。正是这个时期,新疆地膜植棉机械化推广面积达到了6890万亩。兵团棉农人均管理定额由15亩提高到30亩,兵团皮棉单产也由1982年的38.6公斤提高到1994年的82公斤。地膜植棉机械化推动了新疆棉花生产模式的第一次提升,该项成果获得了199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上世纪90年代末,兵团提出了基于机采棉条件下植棉全程水肥调控膜下滴灌精量播种栽培新技术。陈学庚率领团队研制出一次作业完成8道工序的膜下滴灌精量播种机,并实现了大规模推广应用,助推了新疆棉花产业的二次提升。到2014年,兵团皮棉单产又由1994年的82公斤提高到155.7公斤。在推广棉花生产机具的同时,陈学庚团队又拓展了膜下滴灌精量播种技术的应用范围,成功开发出适用于玉米、甜菜、花生及滴灌水稻等作物的滴灌精播机,目前在全国多省区大量推广。这项成果获得200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谈起这些成果,陈学庚总是很谦虚地说,这是整个兵团科技工作者共同努力的结晶。

  2018年,陈学庚有了新的身份:石河子大学研究员。他说,过去50多年自己一直在基层一线工作,尽管取得了很多成果,但一直没能静下心来做理论研究。“我考虑了很久,这一课该怎么补?石河子大学最合适。石河子大学是一所综合性大学,高层次人才聚集,学术氛围浓厚,对于总结、提炼过去的工作经验,静下心来做理论梳理,对我来说有很大的优势。”选择石河子大学,也让陈学庚的工作方式发生了根本变化。目前,做好高层次人才培养,特别是指导青年教师做科研,成为他工作的重点之一。“过去,我一直是带着人冲锋在农业一线,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澳门赌场,今后,我除了不断提升个人理论水平外,更要把这些知识传授出去,这对我来说也同样重要。”陈学庚认为,独木不成林。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难以推动整体事业的发展,依靠少数人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只有组建一支强大的团队,大家拧成一股绳往前冲,才能取得更大的成功。“我会用我丰富的阅历和专业经验指导学校青年老师开展科研工作。院士是一个称谓,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我要用好这个平台,更多地为兵团的科学研究、高层次人才培养贡献一份力量。”陈学庚说。

  我国农业机械化发展历程充分证明,科技创新是农业机械化和农机装备产业转型升级的推进器。地膜铺盖栽培技术虽然为广大农工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使兵团棉花单产走在了世界前列,但这种方式产生的残膜污染对生态环境、对农业可持续发展带来了很大的隐患。目前,陈学庚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不把麻烦留给子孙后代。他要解决的“麻烦”就是做好残膜回收的研究。2014年,陈学庚带领数名研究人员加入兵团“机械化残膜回收关键技术装备研究与示范”项目组,目前,已研制出十多种不同类型的残膜回收新机具。此外,针对棉花生产方式落后、生产效率低和比较效益下降等突出问题,陈学庚及其团队又相继研发出种床精细装备、超窄行精量播种、脱叶剂高效喷洒、机械采收与储运等关键技术装备,创新建立了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技术体系,率先在国内实现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2016年,由陈学庚主持的“棉花生产全程机械化关键技术及装备的研发应用”项目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陈学庚说:“高效地膜植棉机械是我和其他科技工作者一起研究成功的,助推了新疆棉花产量的两次提升。当前,农田残膜回收工作的滞后,给农田带来不同程度的污染。我的余生就是要投入到残膜回收工作中,决不把农田残膜污染这个难题留给子孙后代,我们要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净土!”